文章
相簿

關於搖雪的回憶

Emilyqun 於 2018年01月29日發表   人氣:47


傍晚時分,給遠在農村的父母打了個電話,可一直沒人接,心裏不免咯噔一下。外面下著大雪,天寒地凍的,年邁的父母該不會有事吧?一陣胡思亂想後,突然想起父親那個不常用的“老人機”,於是撥了過去。好一片刻,電話總算有人接了。從父親喘急的又因聽力不好而變得吼吼的語氣中得知,父母上山搖雪去了。


     
蘇城的冬天,幾十年沒下過大雪了,冰天雪地的場景大概還是我六七歲時候的事了。搖雪這件事,如今亦僅僅是小孩子出於好玩,在冬天偶爾落過一陣小雪後撥弄一下稍有積雪的樹枝而矣,這樣的景致也是稀罕的。但今年的冬天不一般,雪一下便沒完沒了,鵝毛般的、棉團樣的、密集型的應有盡有。只一兩天的功夫,整個世界就沉浸在皚皚白雪中了,一如天毯飄落,鋪天蓋地般厚實的很。


     
如此景況裏,父母承包地裏的果樹是最容易受傷害的wine education。由於積雪過甚,長滿樹葉的樹枝往往不堪負重而會折斷乃至倒伏。因此,及時除雪十分的重要,這便是電話那頭父親描述的“搖雪”。

 

搖雪是件艱苦的事情,要是晚上作業更有危險。農村的承包地大多比較分散,方圓十幾裏,各種果樹長在不同的地形、不同的地域,少則幾棵、幾十棵,多則上百棵。那些落葉果樹一到冬天便禿禿的積不住雪,可大多數農村賴以生計的常綠闊葉樹就易因積極雪而折斷,譬如枇杷樹、桔樹、楊梅樹等等。在我的印象中,七十年代中期,家鄉也下過一場大雪。


       
那是個掙工分的年代,生活很艱辛,一個雞蛋、一顆糖果都是奢侈的食物。但那時人的思想特別的高尚,特別的純,只要生產隊裏鑼聲響起,哨子一吹,村民們便忽啦一下集合在一起,聽候生產隊長的分工布署,那種號召力和凝聚力簡直就是上帝安排的。搖雪天通常是下雪的時候,得講時辰,定期進行。因此,生產隊會安排兩班制,輪流幹。搖雪的時候得帶上竹竿、鐵鍬、竹剪等工具。鑼聲過後,山野中頓時熱鬧起來,“劈哩啪啦”的打雪聲彌漫著原本停止了呼吸的世界。用竿搗、用腳蹬、用手搖,實在高大的得爬上去搖。已經折斷的要用剪子剪掉,以免傷了樹皮。積雪厚到灌鞋了,還得用鍬鏟出一條道來……村民們有說有笑,全然不知雪溜進袖管了、脖子裏了、鞋子裏了。


       
輪到晚上,便可以借著明晃晃的雪色上山下地,連手電筒都不打。晚上的雪出奇的白,出奇的靜,踩在腳下嘎吱嘎吱的響,清澈空靈。尋聲過去隔空溶脂,准會找到搖雪的人。生產隊裏的搖雪是算工分的,出一人算一工。為了掙工分,村民們往往傾巢出動,有時放心不下家裏的小孩子就一塊帶去。孩子們自然不懂得父母的用心,只管在漫天發地裏盡情放肆,有的用凍得紅紅的小手捏個雪球到處亂甩亂掃,要是有的不小心打滑了,摔下去爬起來,爬起來摔下去,如此反復。雪軟軟的,好舒服,孩子們的這種樂呀,仿佛置身於童話般的世界裏,天真可愛。還有那些不安分的草狗,在林子裏到處亂躥,和孩子們嬉鬧、玩耍,開心得就象個懂事的人。


       
搖雪歸來,每個人的衣褲都濕漉漉的,得趕緊換。那些體魄強壯的男人在換衣服的時候,索性把內衣也脫了,趁著渾身上下積聚的熱量擦把身、揩把面,然後一骨碌鑽進被窩裏了。而女人們還要整理一下搖雪的工具,然後把男人換下的衣褲歸放在腳盆裏,端放到院子外面洗刷。


      
多少年來,搖雪只能作為一種回憶放在心裏邊酵素。不想今年冬天的雪來得如此厚重,以致年邁的父母經不住對果樹的擔憂而在這樣的夜裏出門搖雪。想及此,我不免隱隱生出幾分悲哀來。要是我能在家,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讓他們去的。


      
第二天早上,母親打電話來了,說不要擔心,大家都在搖,熱鬧得很。又說,某某摔了個跟頭,嗑掉兩顆牙;某某掉進貯水池,成了個落湯雞;某某一直搖到天亮,家人說以為失蹤到處找……聽得出來,母親樂著呢。
瑞雪兆豐年,但願父母和鄉親們今年又有個好收成。

 


上一篇:遇見你以後

下一篇:人品才是真正的實力


本BLOG人氣文章

吸引我的稻田
週末,我又去郊外看稻田了,很少有一種東西..
院子里的小苗
楓葉又紅了,絲瓜花又落了一地,桂花只剩下..
人品才是真正的實力
一個年輕人去面試,突然一個衣著樸素的老者..
遇見你以後
自從遇見你,我的心就像跌入了深深的湖水,..
月圓時節
心事還在盛夏的夜裏輾轉,中秋的清寒已悄悄..
村裡瀰漫過年的味道
年來了,說說村裏的的事兒。 我們的一位..

Emilyqun

Emilyqun的天地


最近的POST
標籤
累計瀏覽次數: 2,331
所有文章: 12
本日訪客人數: 4
累計訪客人數: 2,2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