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相簿

村裡瀰漫過年的味道

Emilyqun 於 2018年02月13日發表   人氣:36


年來了,說說村裏的的事兒。
我們的一位鄰居一直過著貧病交加的日子,今年成了精准扶貧對象。
這個一直被人瞧不起的人,經過三個月的幫扶教育,卻破天荒地改變了個性。
他叫許國名,今年五十八歲,五年前被診斷為類風濕,滿身的骨頭痛。近幾年這病就更加嚴重了,冷一點就出不去屋,每到冬天就窩在屋裏,面黃肌瘦;偶爾出門看一眼,那大病纏身的樣子,讓人想到舊社會受苦人。
他老伴王秀蘭,是個嘴快心直的人,忍受不了自個男人的窩囊,動不動跑到鄰居家流著眼淚哭泣,一邊哭一邊說:“我這日子沒法過了,一個不死不活的人躺在炕上,人說他是絕症,看著他是那麼糟心,他活著還不如死了。”
鄰居們明著勸她說:“他不會盡這樣的,會好起來的。你就好好侍候他吧。”
暗中卻說:“許國名這輩子沒好了,且別說那病那窮,就是那把窩囊骨頭就註定這輩子翻不了身。孩子都走了,老婆就活該跟他受拖累。”
秀蘭是個很要強的人,很能幹也很能吃苦,但就是容不下窩囊。許多年下來,差不多精神被折磨跨了。今年成為精准扶貧對象那陣她還絕望地說:“我的目標很簡單,只要有人把他從床上扶起來,我就滿足了。貧困我不怕,咋著也弄口飯吃。窩囊我卻受不了!”
聽了這話有人說:“人家扶貧,不過就是給點錢,讓你小小滿足一把。好讓人知道,世上還真有這好的政策。至於別的,你該怎麼過還得怎麼過。”
記得那是秋天的一天,扶貧的來了。一個中年人,面色和善,言語溫和,身著樸素,下了車,就進了國名的院子。國名正在炕上躺著,犯愁。
由於鄰居們不能進屋去聽,以後的事情就不知道了。
但是扶貧工作的人每一回來,外面都聽見屋子裏有說話的聲音,雖然聽不清 ,感覺是語重心長,足有兩個小時。之後,扶貧工作人員走了。
自打走後,短短的一段時間,國名像吃了靈丹妙藥一樣,臉上露出笑容。秀蘭每天去垃圾場撿廢品,他都開農用車去接。以前認為撿廢品是件無可奈何的事情,滿嘴怨言,說老天爺不睜眼,越是人窮越有病。人們見了好像大夥都該他幾遝子紙錢,讓他天天不開心。而現在卻津津樂道,逢人就說:“我的業餘愛好就是撿破爛,去垃圾廠子看看,有我要的東西沒有?”
撿回來的廢品分類放置,有賣錢的有自己留用的。
“雖說這不是什麼出息行當,”國名說:“必竟一個人要堅強,可以自食其力為生活奔波。活著,這是我的尊嚴。”
還理直氣壯!
就這樣,國名有了精神。而今,正大踏步走在脫貧道路上。
秀蘭出門笑著對人說:“我以為像我們這樣的人家,就算是扳倒銀行也填不滿窮坑。原來,這不是錢的事兒。”
對國名來說,這是有史以來第一個富有的年,他戴上棉帽手套,房前屋後搞衛生。雖然動作遲緩,卻很細心,快三十年的朽木垛終於挪開了;一直放在牆角的垃圾清除了。房子高大起來,窗子也亮堂起來 。國名出門對人說:“我以為我是快要死的人了,活著和死了沒啥兩樣。人家卻說我遇到好年代,是個有福之人,就缺一點精神一口氣了。我若馬上打起精神出口氣就好了。好了,年來了,福就到了!”
他那四四方方的農家院子,經他這一收拾,煥然一新,院裏院外還真有過年的味道了

 


上一篇:暮色中的黃河金岸

下一篇:月圓時節


本BLOG人氣文章

吸引我的稻田
週末,我又去郊外看稻田了,很少有一種東西..
院子里的小苗
楓葉又紅了,絲瓜花又落了一地,桂花只剩下..
人品才是真正的實力
一個年輕人去面試,突然一個衣著樸素的老者..
關於搖雪的回憶
傍晚時分,給遠在農村的父母打了個電話,可..
遇見你以後
自從遇見你,我的心就像跌入了深深的湖水,..
月圓時節
心事還在盛夏的夜裏輾轉,中秋的清寒已悄悄..

Emilyqun

Emilyqun的天地


最近的POST
標籤
累計瀏覽次數: 2,048
所有文章: 12
本日訪客人數: 18
累計訪客人數: 1,933